【赴一场情深似海】默菲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8/1/9 11:35:01 来源:网络

小说书名:赴一场情深似海

作者:默菲

第2章 回靳家

靳正庭永远是这样,寡言少语,不愿多浪费一分口舌在无聊的对话上,就像是他当初找上她,也只是简短的说了一句话,“你母亲的医药费,你的学费,我全包了,我要你假扮我的未婚妻,和我结婚。说明http://www.nftoutiao.com/

而今,靳正庭这通电话也只是知会她一声,并非询问她的意见。

可是仔细想想,靳正庭是她的老板,她无非就是靳正庭聘来演戏的,他要她做什么,她并没有拒绝的理由。

靳正庭开车来的时候,赵瞳心已经换了一件稍微正式的衣服站在别墅门口等着,紧身的牛仔铅笔裤包裹着翘臀,勾勒着凹凸有致的娇小身姿。

她远远的就看见了那辆熟悉的车影,疾步的朝着车子走去,干净白皙的脸从围脖中露出,那清新淡雅的气质,似散发着清香的茉莉花。

饶是身处商界,见惯了各色各样美女的靳正庭,在看见赵瞳心的一刹那,也不由得为他这个名义上的妻子惊艳了一把。

车缓缓的行驶,靳正庭目不斜视,张口打破了车内的沉默。推荐nftoutiao.com

“你今天投简历了?”

赵瞳心一愣,有些诧异的望向身旁的男人,“你怎么知道?”

她投简历的时候特地避开了靳氏鼎盛,靳正庭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你投简历的益昕地产刚被靳氏鼎盛收购,我整理邮件的时候,正好看见了。”

“……”赵瞳心一时无语,犹豫了半晌后说,“我不止投给了益昕地产,还有明海娱乐经纪公司,还有……”

靳正庭双手扶着方向盘,淡淡的道,“明海娱乐经纪本就是靳氏的旗下产业。”

“……”

赵瞳心静默了,片刻后生硬的吐出一个字来,“哦。”

她跟了靳正庭那么久了,却从不知道,靳氏鼎盛已发展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江滨市的产业近半都已成为了靳氏囊中之物。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车内又恢复了最初的静寂,赵瞳心好几次没忍住偷偷的瞄了靳正庭一眼,但是他的目光至始至终都直视着前面宽敞大道,认真的开车,薄唇冷抿。

靳正庭不说话,赵瞳心就干脆闭上眼,小憩着,等她再次睁眼时,车已一路的开进了盘龙山庄——江滨市最豪华贵气的山庄之一。说明http://www.nftoutiao.com/

进了山庄后,又绕了无数道拐弯口,靳正庭终于将车停在了一宏伟的石雕前,石雕后是一栋几层楼高的别墅大楼,因靳家根基长达百年,别墅前的瓷砖已爬满了青苔。

靳家是从靳正庭父亲那一辈人开始弃军从商的,垄断了江滨城的五大商业区,地产多达二十多处,可谓是江滨城不可动摇的庞大根基。

赵瞳心跟在靳正庭的身后,一同走进靳家的大厅,只见靳父正穿着松垮的灰青色中式长衫,坐在沙发上和几个看似军区老干部的人谈笑风生。

“爸。”靳正庭换了鞋,对着客厅为首的中年男人唤了一声,赵瞳心也赶紧附和着,喊了一声,“爸。”

靳父年近六十岁,两鬓皆已花白,但看上去精神好得很,转过身来时便已是满脸温和的笑容,“是正庭和颜可回来了啊……”

赵瞳心正换拖鞋的动作顿了一下,脸上难免僵硬了点。来自http://www.nftoutiao.com/

许颜可——本该成为靳正庭妻子的女人,铁血特战队里许司令的千金,她赵瞳心如今正假扮的对象。

虽然并不习惯这个称呼,赵瞳心还是应付似的挤出了一抹微笑,低‘嗯’了一声。

靳父乐呵的大笑了几声,转身对其他几个人说,“我这个儿媳妇,虽说是许家的姑娘,却丝毫没有许家女人的那股子英气,也是奇怪,不过倒也温婉懂事,配得上我家正庭!”

赵瞳心心里一紧,只见客厅里的那些老干部们都纷纷的朝着她打量了来,她最怕的就是那一个个精明的眼神,像是要看穿她全部的心思似的。

她脸色顿时火烧火燎了起来。

“你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地方。”耳侧,却忽然传来靳正庭淡淡的声音。版权http://www.nftoutiao.com/

显然,他在帮她避开这样的尴尬。

赵瞳心的心里一暖,不由感激的看了他一样,唇角止不住上扬,“好……”

赵瞳心转身走向厨房,靳正庭沉沉的目光跟着她背影,这才将身上的西装脱下丢给守在门侧的佣人,抬步朝着客厅走去。

“靳少奶奶好……”赵瞳心走这一路,一个一个端餐盘出来的佣人看到她,无不恭敬的轻唤一声。

靳家的佣人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不管是靳父还是靳母,对于他们这所谓的靳少奶奶,尽可能的谦让,只因为靳家就靳正庭一个儿子,以后这少奶奶腹中的孩子,注定成为靳家的继承人。

靳家可都指望着这靳少奶奶的肚子可以争气一点呢。

他们做佣人的,又怎敢无礼。原文nftoutiao.com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蹬蹬蹬’的高跟鞋声,从厨房的方向传来,紧接着跨出厨房的是一双当下米兰最流行的酒红色高跟皮靴。

第3章 靳正庭替她出头

“妈,你也真是,家里又不是没有大厨,你还非要亲自下厨,这是遭的什么罪呀……”

走出来女人声音懒懒,似乎在娇嗔,“哎,真是累死我了,刚回国没几天,就累的腰酸背痛的。”

靳颖留着一头比较时髦的棕红色卷发,肩头披着贵气的披肩,手里端着一个精致的盘子。

她本也只是打算将餐盘放在桌上,但是才刚走了几步,靳颖就一眼看到了仅和她距离几米的赵瞳心。

原先靳颖脸上挂着的笑意顿无,眼眸中更流露出了一股厌恶之意,但是随后,目光放远……

靳颖看见了客厅内正和老一辈人谈话的靳正庭,饶是她再不喜欢赵瞳心,也不得不将表情掩饰好,冷冷一笑。

赵瞳心并没有想到她会遇到靳颖,她记得靳正庭这唯一的妹妹不是前不久才刚刚出国玩儿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想起之前每次靳颖对她那敌意的态度,赵瞳心又不免头痛。版权http://www.nftoutiao.com/

她也很想知道,许颜可和这个靳颖之间究竟有什么瓜葛,许颜可做了什么事,竟让靳颖如此的厌恶她。

然而就在赵瞳心晃神的空档,靳颖的速度却丝毫不减的朝着她走来,带着傲慢不可一世的气势。

赵瞳心甚至都没怎么来得及反应,只听见耳边尖锐的一声‘啊——’

靳颖脚下的高跟鞋一个趔趄,赵瞳心下意识的去扶,但靳颖手中的餐盘就和长了眼似的撞入她的怀中。

猝不及防的‘哗啦’一声,刚出锅的菜肴溅洒在赵瞳心衣衫的每一处,滚烫的她肌肤在短短几秒之内就泛起了水泡。

餐盘落地,砰地一声,化为碎渣,客厅内的人几乎都同时朝着这个角落望来,包括靳正庭在内。

佣人们一见此状也是大乱,慌忙三两个人将摔在地上的靳颖扶了起来,赵瞳心站在一旁,捂着红肿的手背,脸色已苍白一片。

“嘶——”好痛!

“你究竟长没长眼睛!没看见我手里端着东西吗!许颜可,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吧,看我回国了所以不爽?!”

在佣人搀扶下站稳身子的靳颖劈头盖脸的就骂了起来。

赵瞳心吃痛的皱眉,眼眸里不经意的闪过了一抹冷意,她却还是耐着性子道,“靳小姐,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吧,明明是你故意……”

“呵……故意?你想说我是故意将盘子推到你的怀里,弄脏你的衣服的?为此我还特意的跌在地上?许颜可,你还真是个有心计的女人,这样歹毒的方法都能想得出来!”

“……”颠倒是非一向都是靳颖最擅长的事情,这点赵瞳心自愧不如。

“发生什么事了?”

低沉黯哑的男音落下,赵瞳心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了阴影之中,不知何时,靳正庭已从客厅走来站在了她的身后,带来了无形中的压迫感。

靳颖委屈的道,“哥,你看看她!妈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功夫做这道菜呢,现在可好了,都被这个女人毁了!”

靳正庭寒如星辰的眸子从靳颖的身上挪开,转而落在赵瞳心的身上。

靳颖讥诮的唇角明显上扬,幸灾乐祸的等着靳正庭把这个不要脸的女人骂一顿。

“不是这样的!”看着靳正庭眉头紧拧,赵瞳心摇头,解释,“靳正庭,事情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故意的要打翻这个盘子,是你妹妹她……”

“这手是怎么回事?”目光下移,靳正庭循着那白皙娇嫩的手臂,自然看到了赵瞳心为了减轻疼痛,而缓缓握紧的红肿手背。

靳颖脸上的表情凝滞了,粉唇张开有些僵硬,不可置信的瞪圆了一双美眸。

“啊?”赵瞳心微怔,也没有料到话锋突变,靳正庭竟然会问及她的手伤。

感受到那冰凉指腹的碰触后,她忍不住想抽回手,靳正庭却稍稍用了力,淡淡的问,“疼吗?”

明明听起来是一句关切的话,但靳正庭的脸上并没有多余的神情。

“还好。”赵瞳心的声音和蚊子似的细小。

“嗯,李嫂。”靳正庭偏头,叫来了一个年级较大的佣人,“带少奶奶上楼去用药水消毒一下。”

李嫂温和的笑着对赵瞳心说,“好的,请少奶奶跟我来……”

“不用了,这没什么。”赵瞳心低声婉拒,尤其他眼角的余光

靳颖冷冷一嗤笑,不服气的顶撞,“哥!你有没有搞错啊,我才是你亲妹妹,我跌倒了你不关心我,却问她许颜可?她可是好端端的,不过就是手被烫了一下,身为军区司令家的女儿,这点烫伤算什么!”

“靳——颖!”微微偏头,冷冷一声,夹着怒吼的威力,靳正庭冰寒的脸还真是震慑住了靳颖,“我眼睛没瞎,孰是孰非还看得清楚。”

第4章 除了她谁都不配

“……哥!”靳颖气愤的跺脚。

靳正庭却已不再搭理刁蛮的靳颖,沉声道,“李嫂,顺便给少奶奶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

“……”

赵瞳心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散乱的残渣,衣裙上还散发着菜肴的飘香,尴尬的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靳正庭有高度洁癖,估计也是看不下去她这副模样所以让李嫂带她上楼。

赵瞳心不好再说些什么,看了一眼靳颖气到扭曲的脸蛋,温顺的跟在了李嫂的身后。

走上旋转楼梯前,赵瞳心并没有留意到空旷的某处,靳父在众人簇拥中威严而立,精明深邃的眼轻轻扫过赵瞳心,眼底流露出了一抹赞许。

不娇不横,垂首低眉,这个儿媳妇,还倒真挺合他的胃口。

“天哪!这,这是发生了什么!”后知后觉从厨房中走出来的靳母吓了一跳,大理石地板上一片狼藉也就算了,这还站了一屋子的人在面面相觑。

“妈——”靳颖委屈的扑入靳母的怀抱,“哥哥又帮着那个狐狸精!”

“……”靳颖的一句话立刻让靳母明白了什么,一个是自己的女儿,一个是自己儿子的媳妇,她一个做母亲的,还能怎么样?

虽然她也一直很想知道,靳颖和这个许家嫁过来的丫头之间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她每次问靳颖,靳颖都不愿提及。

靳母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靳正庭沉郁的脸色,搂着靳颖,安慰,“好了好了,什么狐狸精,她是你嫂子!以后对她尊敬点!”

靳母又吩咐两个佣人,“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把这里打扫干净,等一下就要开饭了,乱糟糟的像什么样子。”

……

饭前的小插曲过去,圆形玉石的大圆桌上已摆满了诱人的菜肴,靳父已带着其余人等落座,赵瞳心换了一件衣服后也从楼上下来,灼伤的手背已消毒并裹上了白纱布。

靳正庭的位置就在靳父的身边,赵瞳心虽心里还有些忐忑,却还是和之前一样,坐在了靳正庭的身侧,而她的侧对面,刚刚好就是靳颖。

赵瞳心才刚坐下来,就见靳颖敌意的目光瞪着她。

她佯装没有看见的样子,拿起筷子。

兴许是有靳父坐镇的原因,众人都纷纷低头吃饭,连咀嚼食物的声音都几近不可闻。

时间长了,赵瞳心便觉得这气氛压抑的不行,她不由得望了一眼身旁的男人。

靳正庭修长的手指握着筷子,缓缓夹着菜放入碗中,掺和了点米饭一起入嘴,明明是很寻常的一个动作,却在他身上显得如贵族般优雅。

赵瞳心不由得有些痴了。

十几分钟后,用餐快到尾声了,靳母这才吩咐佣人将一大锅汤搬上了桌,然后一碗一碗的给桌边的人盛满。

等轮到赵瞳心时,靳母特地捞了一块比较大的排骨放碗里,叮嘱道,“颜可啊,多吃点排骨补身子,女人身体好了,生孩子才不会费力!”

靳母声音很轻,却足以让在场的每个人听见,饭桌的气氛更冷凝到了极点。

“咳咳……咳咳”一口米饭噎在了喉咙口,赵瞳心咳嗽不止,脸上已是绯红的一片。

她就知道,每次回将家,逃不过的就是这个话题!这也是为什么她最怕和靳正庭回来的原因。

说白了,她不过只是许颜可的替代品,就算是要生孩子,也该是许颜可和靳正庭生。

可是如果许颜可一直都没有回来,难不成她连这生孩子的活都要代替了?

“哎呀,咳嗽个什么,你们两人都老大不小了,结婚那么久,该要个孩子了吧?”靳母笑意绵绵,好似根本没有留意到自家女儿靳颖那铁青的面色。

靳父这时也突然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抬起头,深邃的眼朝着赵瞳心和靳正庭的身上轻轻扫来,开口道,“是啊,这也是我这次叫你们回来的原因,虽然靳氏现在都在正庭手中管理,但到底是要想一下继承人的问题,等年纪大了再想着要孩子,未免有些晚了!”

靳父掷地有声,倒像是真的在认真的思考,“我的想法是,不如你们夫妻二人这阵子就暂时住在家里,为受孕做准备!”

“……”赵瞳心心脏一紧绷,心里已感受到了一丝不安,她等着靳正庭开口替她解围。

然而等来的却是‘啪’的一声,靳颖把筷子甩到了桌上,飞快的起身,撂下一句,“这饭我是吃不下了,你们慢用!”

靳颖踩着高跟鞋飞奔似的出了家门,靳母无奈,“这孩子,又在置什么气!”

然而靳母的心中终还是有些不放心,低声让身后的佣人出去找回靳颖,自己却留在了客厅里,和靳父对视了一眼,默默的继续去盛汤。

靳父脸色微微沉郁,侧头看向靳正庭,声音沙哑的问,“正庭,这件事,你看呢?”

第5章 做我的秘书

靳正庭骨节分明的手指正拿着汤勺,薄唇一口一口抿着,内敛和沉稳的性格让他在饭桌上并不习惯开口,但靳父已指名道姓的问他,他也不好再继续置若罔闻。

靳正庭手中的勺子顿下,面不改色的开口,“目前公司的运营正处于上升阶段,要了孩子难免会分心,再则,我和她都还没有做好要孩子的准备,等一切都稳定下来了,再作打算吧。”

靳母:“这一准备,都已准备了三年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颜可今年应该已经二十八岁了……这女人年纪大了生孩子,得痛苦的多啊……”

赵瞳心此刻内心是崩溃的,她真的很想告诉靳父靳母,她的的年龄其实才22岁……

28岁……那是许颜可的年龄。

“而且……颜可现在不是没工作么?正好有时间可以照顾孩子……”靳母欲言又止。

饭桌上其他的人都不说话了,诡异的气氛中,靳正庭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偏头问赵瞳心,“吃好了吗?”

赵瞳心愣了一下,立刻明白过来了什么,赶紧点头。

“嗯。”靳正庭从座位上起身,抓起一侧的纸巾,声音清冷,“那就先跟我回去吧,正好我还有点事没有处理。”

“正庭!这好端端的怎么就要走了呢?”靳母急了,试图挽留。

靳正庭眼看着饭桌旁的人,最后视线轻扫过靳父靳母,“你们慢慢吃,我们先走一步,有事打电话。”

他大步的走到衣架旁拿起西装,换鞋,要推门而去时,赵瞳心才后知后觉的起身。

“那……爸妈,我就先走了,有空再回来看你们!”

她甚至都不敢去看靳父的脸,就慌乱的跟着靳正庭,一同离开了靳家。

夜色醉人,坐在副驾驶座的赵瞳心内心并不安宁,她想了想,在沉寂的气氛中试探性的开口,“如果你一直没有找到她,难道就打算这样下去吗?一直不要孩子?一直和我维持这段婚姻吗?”

街道上,车潮如流,霓虹灯五彩光泽在女孩的视线中闪烁。

借着微弱的灯光,她看着靳正庭单手握着方向盘,完美的无可挑剔的轮廓,修长的眉眼,他左手指间夹着烟头,星火点点,十分醒目。

她想了想,然后说:“其实我倒也没什么关系,我母亲病重,我缺钱,嫁给你并不是一个差的选择,我可以一直充当许颜可这个角色,但是你父母一直想要一个孙子,这一点……我可能没有办法满足……”

说完这句话后,赵瞳心就没敢再继续出声了。

她分明感觉,靳正庭的脸色暗沉了一分,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总之没有说话。

车一直开到了别墅门口,赵瞳心从车上下来,夜风撩起了她穿的大衣,女孩飘逸柔顺的长发被卷起,耳垂上熠熠发光的蓝色耳坠煞是夺目。

靳正庭没有下车,显然他只是把她送回来然后再离开。

“谢谢你送我回来……那,我先走了?”赵瞳心硬着发麻的头皮,向她的Boss再见。

车窗虽然是深色磨砂的,但车内的人是可以看到她的唇形的,赵瞳心又比划了一个挥手的动作。

靳正庭就在这时滑下车窗,将烟头探出窗外。

赵瞳心嘴巴开合了半天,不懂靳正庭的意思,“怎么了?”

靳正庭紧皱着眉心,眸光落在赵瞳心的身上,狭长的眉心蹙起了一道深深的褶皱,足以夹死一只苍蝇。

他深沉的视线多了几抹探究,在沉思了片刻后,落在赵瞳心脸上,“我身边的秘书正好还缺一个,我已经和人事部交代过了,从后天开始,你就到公司总部来报道,我这边会提前给你备档。”

靳正庭说的面无表情,简单利索的一句话落下,赵瞳心大脑短路了,她感觉她快跟不上这男人的节奏了。

“你说什么?”

靳正庭声音淡淡,“嗯,我一天没有找到她,你就依旧是靳家的少奶奶,从名义上来说,你就还是我的女人。”

“……”

我的女人……

听到靳正庭这么说,赵瞳的心里五谷杂陈。

“秘书这样接触高层机密的工作,交给自己人我会更放心。你不用担心,你母亲的医药费我会继续支付,而至于我的孩子……”

他猛地抽了一口烟,俊美的面孔拉长,身上那股淡淡的烟草味也散发了出来,“除了她,也没有人有资格生。

“……”赵瞳心忽然有些懵懂,不解的眼神盯着车内看似平静的男人。

明明他说的这句话是在向她说明他有多爱那个女人,可听在她的耳中,为什么还有那么几分赌气的味道?

靳正庭将烟头丢在了车窗外,然后在赵瞳心的视线中,反打方向盘掉头,强烈的灯光打在赵瞳心的脸上,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她站在路边,下意识的抬手挡住车灯,只觉面前一阵凉风凛冽而过,黑色的豪车疾驰而去,卷起一阵尘土,渐渐消失在了黑幕之中。

只留下了孤寂清冷的路灯,遗立于世,独自感受着这孤独的伤愁。

别墅内寂静无声,因为靳正庭鲜少回家,赵瞳心干脆辞退了家里的佣人,一个人的别墅难免会显得冷清点。

赵瞳心打开客厅里的灯,褪去脚上的高跟鞋,为了伪装成28岁成熟的许颜可,她不得不穿着高跟鞋去应付靳家那样的场合,但是高跟鞋穿起来总归很累。

不过才穿了半天,脚踝就酸痛异常。

赵瞳心坐到沙发上,轻轻的揉着脚踝,脑子里却不由得想起了靳正庭刚才所说的话。

她竟然让她做他的秘书?那岂不是真的天天都要面对男人那张冰冷的面孔了?

可是目前为止,她似乎也确实找不到什么适合自己的工作了,赵瞳心丧气的轻呼出一口气来。

谈起秘书这个行业,赵瞳心脑子里莫名的浮现出了职场女白领被潜规则的场景,陪吃陪喝陪睡还得帮着应付试图勾引老板大人的妖娆靓妹?

虽然靳正庭是个有高度洁癖的男人,应该不至于在外拈花惹草,可她和靳正庭结婚了那么久,两人之间的夫妻名分并未真正坐实,这三年来,靳正庭是如何解决那方面的生理需求的?

第6章 在公司漠视她

光靠着克制力?还是……

“赵小姐?赵小姐?”

赵瞳心仿佛听见有人在叫她,她努力的甩了甩头,眼帘中映入的一切渐渐清晰,一个笑容温婉的女人正伸手在她的面前晃着。

她这才猛地惊醒,清醒的发现自己此刻正身处豪华气派的靳氏鼎盛财阀第19层。

“嗯……你好,我是赵瞳心。”她飞快的敛去眼底的尴尬,礼貌性的伸手。

“你好,赵小姐,我刚才已经自我介绍过了,我是首席秘书长,跟随靳总长达五年,从今天开始,你将会在我的手下暂代秘书一职,等一下我会先领着你参观一下我们鼎盛集团。”

“嗯,好。”

这间秘书办公室中还坐着三四个女人,正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着,实在想不到为什么一个还未真正走出大学校门的小女生也能直接进入靳氏秘书处。

她们当时可都是挤破了脑袋经历了层层筛选才坐在了今天的位置上。

而赵瞳心,她何德何能?

“八成都是靠关系进来的吧,这年头靠身体上位的女人多得是……”

底下已有人开始质疑,声音不大,却足够在场的人听见。

秘书长叶蕊顿时冷下脸,“上班时间,议论什么呢!嫌工作太少闲暇时间太多是吧,所有人下班时间推迟一个小时!”

首席秘书一发话果然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女秘书们纷纷敛了声,作鸟兽散,滑着椅子回到各自的位置上。

叶蕊这才笑着转向赵瞳心,“不好意思赵小姐,让您见笑了。”

“没关系。”赵瞳心抿唇,回道。

就是这不卑不亢的模样让叶蕊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只见她面前的女孩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下身是一条修身的A字型牛仔裤,柔软的墨发起伏弧度恰好垂在肩上,五官精致,化着淡妆。

如此简洁的服饰穿在她的身上,别有一番气质,竟将这秘书处浓妆艳抹的女秘书们一一比了下去。

光是这样清秀的长相还不够,叶蕊并没有忘记,这女孩还是靳正庭钦点的人。

若说这两者之间没有一点关系,她是不会相信的。

下午,赵瞳心跟在叶蕊的身后,参观集团内部。

她很快就从叶蕊的口中得知,鼎盛集团的按照职能划分成人力资源部,销售部,执行部,财务部等,而高层管理者均分布在18和19层,而她们所处的秘书部仅靠着总裁办公室。

在顶层还有三个小型的会议厅,和一个占地面积极广的多媒体大厅。

叶蕊引着赵瞳心走向VIP电梯,“我现在带你去楼下。”

‘叮咛——’叶蕊前一句话才刚说完,VIP的电梯门就倏的开了。

站在电梯中的男人脸色深沉的近乎没有情绪,他右手习惯性的插在裤兜里,左手臂弯搭着西装外套,浑身散发着商界精英的气质。

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五官邪魅的男人,头上戴着棒球帽,一身闲适的运动套装修衬着颀长的身姿。

赴一场情深似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河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河文学)或者(xiaohewenxue),关注后回复 【赴一场情深似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压博体育手机APP客户端下载压博官网yabet2924.con原标题:调教三国全文小说名:调教三国目录预览:第一章大漠惊雷第二章空降色狼第三章这是古代?第四章锦帆贼第五章孙郎周郎第六章追杀第一章大漠惊雷非洲,夜空朦胧,浩渺的荒野上几辆东风猛士突击车正在高速疾驰,轰隆隆的大响便好似雷鸣一般回荡在这天地之间,周围却是一片死沉沉的寂静,白天荒野上随处可见的各种动物仿佛都消失不见,天地之间似乎就只剩下了他们似的。这几辆东风猛士车的乘客是来自于中国最神秘的特种部队的战士,他们正在执行一项最高机密的特殊任务。陈狼,这支突击队的指挥官,少校军衔,此刻正坐在一辆东风猛士车...

  • 原标题:总裁老公,花样多!结局小说:总裁老公,花样多!目录预览:第9章霍总真的是很完美的男人啊第10章送上门第11章小婶婶第12章离童婳远一点第13章脑子秀逗了第14章无可奉告第15章转个头就忘了她是谁第9章霍总真的是很完美的男人啊童婳恨不得在心里扎小人,狠狠诅咒霍湛北这个变态。还下一次恐怕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她是多么有病,才会再去找他啊,难道真的求着他买了自己啊!童婳从霍湛北的办公室出来,狠狠的摔上门,门撞击门框发出‘咣当’一声,足以显示童婳此时有多愤怒。早知道会是这种情况,她才不要浪费时间来...

  • 原标题:快穿女配:反派boss,你有种!6章小说:快穿女配:反派boss,你有种!《快穿女配:反派boss,你有种!》校长看着她,推了推自己的老花镜,说道:“转哪儿?”“斯羽贵族学校。”“转不了,除非那边的校长同意,我们这种普通高中,贵族学校是不会同意的。”校长似乎并没有打算理会苏可可的异想天开。苏可可无奈的摆摆手走了出去,给北何冥打去电话说了一下情况,他说了一句哦就挂了。【宿主你很闲吗】系统无聊的出来找存在感。苏可可手里面喝着刚刚从校门口买的奶茶,不紧不慢的喝着。【宿主,你无视我...】系统不...

  • 原标题:《二手总裁请走开》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1025】小说名字:二手总裁请走开目录预览:第1章那个夜晚,他紧紧的抱着她第2章还记得那个晚上吗……第3章要不要我?第4章怀念以前的感觉吗第1章那个夜晚,他紧紧的抱着她“言楚……我怕……”“别怕,我轻点……”话音落下,少女的脸上露出了极其痛苦的神色,双手紧紧抓着少年的胳膊……这是赵六月的第一次,给了言楚。言楚是个混混,经常在瞢县打架、收保护费,十八岁已经是瞢县的‘地头老大’,瞢县三中的学生都很怕他。可偏偏言楚还长了一张俊美无双的脸,按照学校里的...

  • 原标题:空间重生之萌妻影后4章小说名字:空间重生之萌妻影后第四章诡异的小萝莉“嗯?到了?”陈慧琴被乔若茵一推,立刻一个激灵醒过来,在门打开之前站稳身子,然后匆匆下了车。“妈,店在哪里?”下了车,乔若茵也是跑到了陈慧琴的身边,拉着她的手臂,开口问道。自己母亲在外卖店工作了两年,原主这个做女儿的竟然一次都没去看过关心过,这让乔若茵内心有些无奈。“就在前面,往右拐第二家就到了。”陈慧琴伸手指了指前面的那条街。那是一条商业街,街上有不少餐饮店,生意也普遍很红火,所以需要的外卖员不少,这也是陈慧琴能在一家...

  • 原标题:都市最强全才2章小说名称:都市最强全才第2章我就是要让你滚蛋李牧新的早餐摊主要卖的就是小米粥,炒面、炒粉,豆浆。除了豆浆是批发的袋装,放热水里泡一下就可以卖,其他的都要他亲手做。趁着天还没亮,李牧新需要洗米、泡米、熬粥,洗菜、切好装篓子里备用,泡上面干,准备好一次性碗筷袋子。内容看起来事情不多,但是经不住量大啊。不过今天李牧新做的特别开心,因为不管是干哪一样,他的厨师副职经验条都蹭蹭蹭的往上涨。一顿忙乎完,厨师副职等级到达了2级。李牧新闭眼感受了一下脑海里多出来的厨艺烹饪知识,满足的深吸...

  • 原标题:木棉花已开全本免费小说书名:木棉花已开目录预览:第一卷情窦初开的中学时代第一章九月一日开学第一卷情窦初开的中学时代第二章餐厅温馨闲语第一卷情窦初开的中学时代第三章情深深意浓浓第一卷情窦初开的中学时代第一章九月一日开学今天是九月一日,学生到学校报了名,老师发了新书后就放学了。高一(一)班的学生们都陆陆续续地走出了教室。“柳青青,我们出去玩,好吗?”张越在柳青青的后面轻轻地跟她说道。柳青青转过身朝他浅浅一笑,“我肖姨还在家等着我呢。”“那好,改天吧。”柳青青朝他点了点头。下完楼梯她朝大门口走...

  • 原标题:逆天修仙:大师兄,等等我!逆天修仙:大师兄,等等我!全文免费书名:逆天修仙:大师兄,等等我!目录预览:001.天降花美男002.另外的世界003.少女的离家出走004.火车上的乌龙事件001.天降花美男新年伊始,T城火车站候车大厅。“姑娘,你没事吧?”突然,一道好听的声音自何小多头顶传来。何小多不自觉的抬起头,却发现在自己面前逆光站着的,赫然是一位古装打扮的清俊男子。只见那男子玉冠束发,身上穿着一件靛青色的对襟长袍,脚上是一双同色的云纹长靴,身背后背着一柄精钢重剑,腰间还别着一个泛青发黄...

  • 原标题:豪门危情结局书名:豪门危情目录预览:第9章被针扎第10章震耳欲聋第11章宠着第12章不丑第13章非亲生第14章圆谎第15章赔钱不赔钱第9章被针扎黑暗中,窜起阵阵此起彼伏的惊呼声。“怎么回事?灯怎么全暗了?”“天啊,发生什么事了?”突如其来的恐慌让现场的男男女女,从原本的高贵优雅,变得慌乱无措。莫安夏心下一凛,赶忙抓紧手中的相机往怀里抱,这种人多又慌乱的时刻,她必须保护好自己吃饭的家伙,绝不能让它在挤兑中丢失或摔落到地上。“安夏,快,我们往门口走!”王瑞尧当机立断,拽着莫安夏的手腕就往大门...

  • 原标题:苏小姐,魏你写诗全本免费小说名:苏小姐,魏你写诗目录预览:《苏小姐,魏你写诗》《苏小姐,魏你写诗》《苏小姐,魏你写诗》《苏小姐,魏你写诗》“抓住她,别让她跑了!”漆黑的夜,后巷子里传来杂乱的追逐声和脚步声,一道娇小的身影率先蹿出后巷,神色慌乱的四处张望,看到停在路边的车子眼睛一亮。苏静恩整个人蹿了进去,接触到的不是座椅的触感,而是一个坚硬温热的胸膛。该死,她竟然一股脑扎人怀里去了!场面一度很尴尬,好在这昏黄的灯光下谁也看不清楚谁,只能看到彼此烁烁发光的眼睛。“先生,江湖救急!”苏静恩调整...